央视:中国不允许存在“超国民待遇”的外籍人士


从2月初至今,各省市曾零散地通报过无症状感染者的个案调查,从中不难看出此类患者的难以捉摸。

对比国内外各类研究或疫情数据中公布的数值,根据检测样本量的不同,无症状感染者的占比也可能存在较大差异。

3月12日,该县城关卫生院工作人员到胡某某家中对其进行身体检查,发放告知书,明确提出必须居家隔离不得外出并每日报告体温检测情况的要求,胡某某隐瞒从埃及、迪拜入境的事实,谎称自己从北京归来没有出入境,未执行居家隔离的要求,先后去岳父家、参加同学婚礼、上坟等。

尽管从1月至今,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认知不断完善,但其中尚未明确且争议较大的一个信息点是,这一群体在感染人群中的占比究竟是多少。

3月6日18时50分(当地时间,下同),胡某某从埃及开罗机场乘坐阿联酋航空公司EK9244航班,于3月7日0点25分到达阿联酋迪拜;3月7日3点20分转乘阿联酋航空公司EK306航班,于3月7日16时到达北京;3月8日13时,乘机到达兰州中川机场。其父驾车将胡某某接回位于甘肃省临夏州某县家中(家中有5名家属),并告知胡某某要按照规定进行隔离。但是胡某某未听从其父亲的劝告,未登记报备,也没有进行隔离。

造成这种差异的可能因素之一,是各地病毒检测的力度。比如,在全球新冠病毒检测比例最高的冰岛,其总人口仅有36万人,但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人数在1万以上,其中约半数阳性者没有症状。

1月24日,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发表于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的论文中,就记录了一位10岁的无症状感染者,其并未有发热、无力、咳嗽、咽喉痛、胸痛及腹泻等症状,但因家中已有四人确诊,父母坚持带他做了肺部CT扫描,发现有肺炎感染,随后又进行了病毒检测,结果呈阳性。

无症状感染者的占比为何算不清?

国家卫健委目前对无症状感染者的归类方式是:不计入“确诊病例”;若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临床症状,再将其订正为确诊病例。

为“回应社会关切”,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局长常继乐于3月31日宣布,4月1日起,国家卫健委将在每日疫情通报中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报告、转归和管理情况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24时,全国31个省份(不含港澳台)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,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例、解除隔离302例,尚在医学观察共1367例。